节后上班不久,周辰就是收到了一面锦旗。

胡队将锦旗交到了周辰的手里,语气感慨的说道:“这是那对夫妻送来的锦旗,感谢你救了他们母子,周辰,好样的。”

胡队满脸笑容,他对周辰真的是太满意了,来乘警队一年多,但已经立功无数,还破了几个大案子,现在人家锦旗都送到乘警队了,这让他倍感有面。

周辰没有得意,只是说道:“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也是我们乘警的职责。”

“你小子。”

胡队笑了笑,周辰成熟的根本就不像这个年纪的年轻人,相比之下,汪新才是更符合这个年纪的年轻人。

“你工作干得好,组织上自然也不会亏待你,好好干,我非常看好你。”

二十岁就当了乘警长,这在乘警队也是没有过的,也就是因为周辰之前立下的那个二等功,才能有这样的机会。

冬去春来,周辰又一次为王素芳针灸完毕。

沈秀萍惊叹道:“小周,你这手针灸是真的很厉害,我觉得以你的水平,就算是去医院做个针灸专家,都没问题。”

周辰谦虚道:“沈大夫太夸奖了,我这也就是自学的野路子,哪能比得上医院的医生。”

沈秀萍笑着说道:“谦虚可以,但过分谦虚可不行,你本事行不行,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,比起你,我才更像是那个庸医。”

这不是她夸大其词,而是真的被周辰的这一手医术给惊到了。

王素芳的身体状况她是很清楚的,肺癌晚期,基本上已经可以判了死刑,最多也就是两三年的时间。

可周辰倒好,竟然凭借着中医针灸和中药的治疗方法为王素芳治疗,虽然是没办法治好肺癌,但却给王素芳的身体带来了很大的治疗和缓解作用。

从王素芳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,可以明显的感觉到,她得到了很大的改善,或许真的能多活好几年。

其实现在这个年代,中医是断了绝大多数的传承,可国内的医院,还是有很多人都懂得中医,但真的有水平的,寥寥无几。

而周辰只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医学教育,仅凭着自学,就能达到这种水平,绝对是天赋异禀。

“周辰,我觉得以你在医学上的天赋,当一个乘警真的是太浪费天赋了,你更应该去学医,从事医生这个职业。”

周辰笑了笑,并没有接话,他在很多世界都当过医生,这个世界可不想再继续去当医生了,现在的乘警工作就挺好,更别说还有支线任务在身,他怎么都不可能放弃。

现在王素芳的治疗,针灸已经变成了一周一次,中药倒是要一直吃,常年吃中药,这也导致了马家的屋内总是一股中药味。

清晨,周辰在水池边打了水,准备回屋,就见到汪新推着自行车从家里出来。

“呀,周乘警长,胡队可是说了今早要开会,你怎么还不紧不慢,磨磨蹭蹭的?”

周辰淡淡的说道:“这不还没到时间嘛,着什么急啊,我又不用在领导面前表现。”

汪新翻了个白眼:“嘿,你这话说的,好像我要在领导面前争表现似的。”

周辰道:“跟你说一声,今天于哥请假,这一趟车可能会忙了点,你得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
“这算啥啊,咱们又不是没有三个人上过班,别说是三人了,就算是两人,也都忙得过来。”

“你这么厉害,那把我的活也干了?”

“你可拉倒吧,你那些活我可干不了,我天生就是干前线的。”

两人正说着话,牛大力忽然跑了过来:“周辰,大新,帮我个忙。”

“啥呀?”

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掉巫山不是云,啥意思?”

汪新顿时笑了:“那除掉谁呀,除掉,除却吧。”

“却吗?”

牛大力一脸茫然,急忙从口袋掏出了一张纸,打开一看。

“哎呀妈呀,还真是却啊。”

汪新好奇的从他手里抢过信纸,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。

“这破字,什么玩意儿,啥意思?”

周辰也是好奇的看了一眼,随后就心里有数,这就是蔡小年的杰作,为了撮合牛大力和姚玉玲,分别以他们的名义给对方写信,从而引起了一系列的误会。

牛大力:“啥意思?我问你啥意思,这句话啥意思。”

“呃。”

汪新也不太懂,但不愿意丢了面子,就强行解释道:“这不就是说那个,曾经沧海它难为水,完了,除却巫山,哎,不是云。”

牛大力本来还听的很认真,可听完后,顿时急了:“一边去,你逗我玩呢?算了,看你也不懂,周辰,你告诉我,这句话是啥意思。”说完,一脸期待的看向周辰。

汪新不满的翻了个白眼,他觉得自己翻译的没问题呀。

周辰说道:“这句话字面上的意思是,曾经到临过沧海,别处的水就不足为顾;若除了巫山,别处的云便不称其为云;寓意就是经历过波澜壮阔的大海,别处的水再也不值得一观。”

牛大力释然的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啥意思,你说的再简单点。”

汪新插嘴道:“意思就是谁看上你了,给你写情书呗。”

牛大力不信他,还是看着周辰:“是这个意思吗?”

周辰道:“差不多,简单点来说,就是在写信人的眼里,非常看好你,觉得你是最好的,除了你之外,别的人都不值一提。”

“是这样啊,看来这个写信的人眼光非常好啊?”

牛大力露出了一抹自恋的笑容,觉得这个写信的人眼光非常好。

“周辰,那你再帮我分析分析,破个案,这个信它是谁写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