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民区里最大而温暖的帐篷坐落在指挥帐的旁侧,这本是猎人工会给王国储君的礼遇。不过营帐刚一搭成,小王子就将它让了出去。帐篷外拆掉了王旗,换掉了守卫,如今纷乱中离开家室的孩子,医疗营中放不下的轻伤患都挤在那里,而尤达兄妹只得在更远处寻了个小帐子暂时容身。

尽管这里不是撤离行动的指挥室,但会长层发布了什么重要的命令,也都会遣人前来知会一声。一时间小小的营帐内猎人们进进出出,其间不乏有戴着执事徽章的上位者,连军人也来了不少。

“这些就是第二次遣回的鹰眼发来的情报了。”中年猎人以手抚胸,端正地行了个猎人礼,“火山还没有平静下来的迹象,但好消息是雨在几个小时前已经停了。”

如火山喷发一类的天灾是没法人为预测的,这样规模的喷发可能会维持一天甚至数天,不幸的话可能会持续更久,给整个莱恩也鲁国境以西的气候都带来相当的影响。

严格来说,鬼怒间长久以来一直处在缓慢的喷发期中,这才让山上原本该有的雪线被熔岩线替代。这头傍身的恶鬼偶尔发怒没什么稀奇,只要降水不再持续下去,鬼吐浆的影响范围就会局限在一城一地,不会给更远处的居民区带来直接损伤。

“边境镇周围仍然有一部分村镇会受到泥石流的威胁,会长委托在职猎人以村镇为单位,指挥平民们走陆路向东撤退——一次性出动了这么多飞空艇,我们的燃料储量也开始预警了,剩下的还要应付接下来数日避难所附近的探索和巡逻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就按会长大人的意思来吧。”尤达点点头,阻止了中年执事继续解释下去。再次见到哥哥之后,小尤可便一刻也不愿再离开,小姑娘将殿下的衣襟拽得紧紧的,生怕他要再次孤身乘着飞艇突入天灾的源头,“我是小辈,在这样的大型委托里,会长的经验比我丰富太多。只要军队的飞艇能用在正当处,灾区的平民也能安全地脱逃出来,王室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他的指挥。”

目送着例行报告的执事钻出帐门后的一刻,尤达的双肩立即垮塌下来。小王子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有千钧之重,却还是叹了一声,回头向身后围在桌前的猎人们说道:“大家久等了……”

“莱恩也鲁的内政,我们不回避真的没问题吗?”小洋将手上的情报扔到桌边。

“只要是猎人工会的事务,就没有国境的区别。”被询问者如是回答道。

“我还是搞不懂你们国家的逻辑,同时戴着两枚徽章的家伙,怎么决定什么时候亮出其中哪一个?”双刀手摇头

“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叫‘法律’的东西……”贾晓瞪了自己的同伴一眼,阻止小洋继续深究下去,“这就不是我们需要关心的了。”

房间里只有两盏燃石灯,勉强能照亮帐房最里面被标记得密密麻麻的地图。背靠鬼怒间火山,边境镇本该是燃石炭的出产大户,此刻工会却不得不从镇子的工坊里赊销一批燃料,才能让荒野中上万无家可归的平民勉强度过这个晚上。边境镇而来的难民如蝗灾一般,将铠石镇的各类物资一股脑地吮吸殆尽,猎人们也是能省则省。

熊不二焦虑地拨弄着灯台,不论怎么拨,里面少得可怜的石料也不会发出更亮的光芒了。长枪手索性抬起灯架在桌上磕了磕,燃石炭在灯台上震动了几下,迸出一簇簇火星。

“喂,小心把火星溅到纸上!”猫猫伸手护住桌面上的情报,待到火光散尽才重新摊开,放在灯下仔细地研读着。

“所以告诉我们,给我们看的这些情报都是什么意思?”秦团长将桌上的情报一字排开。纸上记录的都是近一个月来发生在莱恩也鲁的兽潮实况,字体来自同一个人,大概是尤达亲自操笔写就的,“从翡翠之塔外围兜兜转转,一直到燃石镇以东,这就是麒麟的迁徙路线吧?”

“关于麒麟更早的记录都被封存在王立图书馆里,你们手中的这些,就是我对古龙种仅有的情报了。”尤达一面说着,一面将头探出营帐外,左右看了外面的行人。殿下挥退了门口的守卫,命令周围的人不得靠近,又锁死了帐门的卡扣,转回身来神情已经变得无比严肃,“把它当做补偿也好,履行工会的义务也好,这些资料从现在开始正式对你们开放。需要的话,各位随时可以发信回金羽城或是洛克拉克去,这就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。”

“说真的,我们在火山上遇到了一队偷猎者,他们手里的情报比这个还要更详细些。”熊不二用手指把纸张弹出“咔咔”的响动。天灾级的掠食种智慧过人,小王子跟在它的屁股后面整整一个月,却连雷兽的真容都没见到。从这个角度看,尤达已经远远落后于逆鳞所属的暗影猎人了。

“把我们叫过来,可不是为了这些吧?”封漫云双手抱胸道。

“那两个家伙从火山上活下来了。”尤达把头凑到小猎团众人身边,压低声音说道,“它们下山了。”小王子抄起桌上的笔杆,三两步走到挂着的地图边上,点在图纸的某处,“距离泥石流掩埋边境镇不足半个小时,山脚下观测到一起兽潮,迁徙方向大致向东,中等规模,好在经过的都是没有人迹的区域,天黑之前就已经散了。”

“说不定是山下的领主级感知到了泥石流的危险才跑掉的。”申屠妙玲插嘴说,“看见泥石流那样的声势,什么样的野兽都会害怕的吧。”

“两个小时以后,第二波怪物迁徙发生在这里,同样的方向,规模稍小一些,。”尤达将笔尖在纸上移动了好长一段距离,终于在王城以南的一处荒野附近停了下来。

“那可是一百公里之外了!你确定这两起兽潮有联系吗?”小洋目测了一下,口中疑道。

“两份报告上分别出现的‘雷光’不知算不算数。”尤达攥紧了笔杆,忧心忡忡道,“火山脚下的那起,鹰眼只能从空中远远地观测,或许还有看错的可能。不过留守王城的王立猎团正在处理眼下这起兽潮,已经发回来的报告上有不止一人看见了金色的雷光。”

“金狮子?”小猎团众人不约而同地脱口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