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口处的封尘瞪大了眼睛,眼前正是迄今为止自己经历过的最为恐怖的吐息。只是在洞穴之内,年轻人就感觉到浓重的热量正扑面而来。不像其它的龙类费尽心思在吐息的成分上大做文章,鱼龙种口中含着的只是方才饮下的纯粹的岩浆,但是被它击中后,却除了燃烧殆尽外再没有第二种结局。两个女孩的脸色已经变了数变,尽管距离战场还远,她们也都悄悄地将脑袋缩回了洞穴之中。

“砰——砰!”一颗接一颗的吐息自熔岩龙的口中激射出来,焰团还在半空中就有了降温变暗的迹象。但些许的降温不但没有减弱吐息的威力,反而让它更加粘稠和凝实,飞行速度进一步变快。

白夜一击即退,已经撤到了距离怪物十余米远。不是铁甲猎人不愿意乘胜追击,实是熔岩龙太过高大,以挑击的姿势打中脑袋,就再也没了进一步扩大战果的空间。望着吐息在自己的眼前越变越大,逆鳞队长不退反进,矮身侧移,身形轻巧地连续躲过两发熔岩弹。熔岩在猎人身后的地面上散落满地,将地面熔得向下陷出两个冒着气泡的赤红水洼。

猎人已经贴近了不足五米,怪物似乎还没有发泄够,第三发弩弹在间不容发之际从口中喷吐出来。明晃晃的火光照得白夜面罩后的双眼一眯,停身防御已经来不及了,老猎人借着奔行的势头毫不犹豫地全力出剑。白夜腰身一拧,重剑变砍为拍,在身前扫过一道漂亮的圆弧,正和滚烫的吐息砸了个正着。从封尘的角度,还能看见剑脊和吐息明显地在半空一僵,紧接着蕴含着庞大能量的液块被以更快的速度扫到旁侧,高高抛飞到山壁之上,在那里炸成一蓬耀眼的烟花。

“好强……”枫的喉结动了动,且不说凌空击中吐息需要多么强大的勇气和准确的判断力,那柄重剑的尖端在这一击下彻底变成了熔岩的赤红色,末端却一如往常,没有半点断裂的迹象,若是换成自己的大剑,此刻或许已经熔化成一股铁水了。

至强的一击被正面挡住,让鱼龙种也暂时陷入了迷懵之中。它愣了一秒才发现对方的喘息动作也相当明显,没有窥空冲上来,方才那一击对人类更是不小的消耗。小爬虫近在咫尺,巨龙当然不止有吐息一种攻击方式,怪物的喉咙中一阵咕噜,双膝微微弯曲,就欲利用沉重的身体直接冲撞过去。

怪物脚下刚刚踏出一步,一阵从未有过的刺痛和无力感就自足底贯遍了全身。熔岩龙的身下,犀的嘴角扬起一个弧度,战锤的尺寸比大剑还要小一些,站在怪物脚边够不到重要的器官,但他也成功地敲碎了鱼龙种脚蹼上的每一寸熔岩壳。裸露的蹼甲毫不意外地踩上了一颗丢到脚前的麻痹陷阱,巨兽维持着踏前一步的姿势,身体不自觉地抽搐起来。

“机会……”白夜重提一口气,重剑在地上拖出一条沟壑,剑刃的威力在热焰下居然不减反增,杀气腾腾地朝熔岩龙颔下的脑袋砸去。

“喂……会触电的!”封尘在远处看得真切,不禁脱口而出道。

“你从哪里看出来,那柄大剑是金属的?”森罗不知何时也加入了观战的队伍中。绿甲猎人的话音刚落,大剑就狠狠地砸在了熔岩兽双眼之间头颅的正中处,黯灭的岩壳自那里向四方龟裂开,鲜血汩汩地冒出来,被仍在发热的火山岩瞬间蒸干。

“居然没事?”年轻猎人摸了摸下巴,一击过后白夜的行动如常,脚下没有半点迟滞。

“斩龙特异种的素材,那是一截尾巴,几乎没怎么改造过。”森罗看也不看身边亟待答案的小鬼,语气中带着幽幽的妒意,“为了这次狩猎才临时准备的,没什么特别之处,只是比较耐高温而已。”

斩龙在非火山物种中拥有最为优秀的高温抗性,它的尾巴更是有越是在高热条件下,刚度和破坏力就越强的奇异特质,像这样的怪物,在森罗的预想中本该成为自己的藏品才是。

封尘当然无从了解身边这个阴沉家伙的心思,战场上的情势瞬息万变,两句话的时间,白夜已经在熔岩龙的头上狠狠地来了数道攻击,巨兽一边挣扎着试图摆脱麻痹陷阱,眼神明显地萎靡下去。

怪物的背后,犀的攻势再变,暗影猎人自知无法攻击到重要脏器,索性将以身体为轴,将战锤平举,一人一锤舞成了一道银色的旋风。锤锋叮叮当当地砸在熔岩龙的两个大腿上,一时间岩屑噼里啪啦地从鱼龙种腿上坠落下来。

“他在干什么?”罗大师曾经用过回转攻击,也和众人提及过这类攻击的缺点。尽管攻势得以连绵不绝,但每一击的威力却并不高,除了能剥掉怪物身上的岩壳之外,再没有别的用处。

“给它降温而已。”森罗不咸不淡地说道。

“那柄锤子……冰结晶?”枫做出一个古怪的表情。

熔岩龙的常态体温极高,环境温度低过五十度都存在被冻死的危险。雪山产出的晶矿能自发地将冷意渗透进攻击中,以降温为目的的攻击,这才是最有效的手段。

“看着吧,它就要不会动了。”森罗无聊地打了个呵欠,似乎对战斗剩下的过程再没了兴趣,转回身去看管起了同伴们遗留下的行李来。

麻痹陷阱对高等阶怪物的效果大打折扣,但也已经足够白夜和犀做完自己的事了。身体外围覆着那种厚厚的熔岩壳,熔岩龙的躯体比同等级的领主们还要沉重得多,醒转过来的鱼龙种双腿已经冻僵得动弹不得,头上也连续受了数道重击,连意识都难以集中在一处。迎面而来的闪光弹就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彻底断绝了怪物反击的可能。两个暗影猎人如同一丝不苟的战斗机器,体型庞大的四星怪物却如放在解剖台上的兽尸一般任由施为。滚烫的重剑剖开怪物的前腹,终于让它失去了最后一点还击的力量,侧身倒在一片狼藉的缓坡之上。

“好厉害……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……”尽管自知双方并不属于同一个阵营,但仅仅面对高超的狩技,封尘终于还是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感叹。